欢迎访问陕西省人民政府研究室网站
今天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农村公共设施建设与转型发展》
——关中地区新农村建设与农民意愿调查之二
来源: 室中心办 日期: 2015/7/19 15:04:28 作者: 本站编辑  
    内容摘要:改革开放以来,陕西城乡之间经济的非均衡式增长,形成了城乡经济社会发展的巨大差异,城镇经济社会因资源聚集效应得到迅猛发展,而农村地区则因资源发散和资源流失则陷入发展陷阱,农村转型发展亟待农村资源的整合、集聚与优化配置。本文在对关中农户问卷调查的基础上,运用统计分析和规范分析相结合等方法,以农村资源优化配置为主线,提出了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有序推进村镇人居环境综合整治,实现农村资源集聚和农业产业化等措施建议。
    关键词:关中农村  发展陷阱  资源集聚  转型发展
                                
    我们以农村资源优化配置为主线,围绕创新体制机制,实现转型发展之目的。通过对关中农村412个村庄的1540农户问卷调查和面上访谈,对论题进行深入系统的分析。
    一、农村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现状
    (一)农户大多住在平原地带
    从受访农户所在地的地貌特征看,居住在“山区”的农户占15.1%,在“丘陵”的占7.6%,在“平原”的占到68.4%,在“城郊”农村的占7%,“其他”的占1.8%,近七成农户居住在平原地区,大致代表着关中地区的地貌特征。
    (二)公共设施配备残缺不全
    在所调查的村庄公共设施配备中,村庄已配备卫生所、水泥道路、学校、供电设施的,分别占受访农户的82%、71.5%、63.7%和63%,而村庄已配备排污设施、供暖设施和敬老院的,分别仅占受访农户的13.4%、9.6%和11.5%。在传统村落基础上陆续修建的公共设施,量少质差,况且,无序扩张且居住分散的村庄也自行弱化了公共设施的投入预期和使用效率,从而妨碍了农村公共服务的均等化。
    (三)医疗服务满意度不高
    农户对村庄卫生所的医疗服务状况多数持保留意见,在其满意度调查中,有48.7%的农户认为医疗状况“一般”,16.7%的农户表示“不满意”,只有26.9%的农户表示“满意”。农村卫生所医生和医疗器械缺乏,与农村老龄化程度较高和老年人数量较多的医疗卫生需求很不适应。
    (四)生活用水相对便利
    在农户对村庄的生活用水设施状况的满意度调查中,对设施状况感到“一般”的占39.8%,感到“满意”的占29.1%,而感到“不满意”的占到12.8%。关中地区的地下水相对丰富,饮用自来水的村庄日益增多,但工业污染不断加重值得警惕。
    (五)交通方便但票价偏高
    在农户对村庄的交通出行设施状况满意度调查中,认为设施状况“一般”的占到41.6%,对设施状况“满意”的占27.2%,而“不满意”的占到14.7%。县乡公路联网方便了村民的出行,但由于地方财政对公交车补助偏少,导致村民乘车票价普遍高出城市2-3倍。
    (六)供电设施通村达户
    在农户对村庄的供电设施状况满意度调查中,认为设施状况“一般”的占39.5%, “满意”的高达40.1%,而 “不满意”的仅占11.4%。这是8项农村公共设施配置调查中满意度最高的。
    (七)教育质量不容乐观
    在农户对当地学校的设施和教学质量满意度调查中,认为设施状况与教学质量“一般”的占到43.1%,表示“满意”的占23.1%、“不满意”的占19.5%。随着农村生育水平持续降低和跟父母进城读书的子女人数增多,农村留守子女接受中小学教育的人数不断减少,中小学撤校、并校现象增多,教育设施相对改善,但子女上学的距离也相应延长。
    (八)少数村庄配有敬老院
    在所调查的412个村庄中,配备有敬老院的村庄只有97个,仅占23.54%。此项满意度调查的缺失数据多达952份,占受访者总人数的62.2%。在578份有效数据中,认为敬老院状况“一般”的占到35.8%,表示“满意”的占12.5%、“不满意”的占16.4%,而表示“非常不满意”的高达34.9%。农村老人逐年增多,但乡村敬老院的专业化医疗护理服务水平十分有限,普遍缺乏专业医护人员。
    (九)群众活动场所基本普及
    近些年来,各村陆续建起了文体活动场所,方便了群众文体活动。在对村庄群众活动场所的满意度调查中,38.4%的农户认为 “一般”,23.6%的表示“满意”,18.7%的表示“不满意”。群众活动场所是新农村建设的新兴事业,清晨上器械锻炼,傍晚跳舞,逢重大节日进行集体竞赛与表演,在许多村庄已蔚然成风,但普遍缺乏专业教练的指导。
    (十)水利设施建设裹足不前
    水利是农业的命脉。对村庄的水利设施状况认为“一般”的农户占57.7%, “满意”的占20.9%,而 “不满意”甚至“非常不满意”的占21.4%。尽管调查的412个村庄中有289个配备有农田水利设施,但农户的满意度普遍较低。自农村土地实行家庭联产承包制以来,带有集体性质的大型水利设施建设项目几乎停止,乡村道路修建、村庄扩容、耕地侵蚀等,使许多村庄原有的灌溉水渠消失。农业的弱质性、低收益性、土地承包期变化和农户投资能力限制等多种因素交织,使个体农民家庭投资水利设施(如打井修渠)的可能性很小。再者,自实行土地承包制以来,村庄集体经济大多“空壳化”,缺少投资能力,县乡政府更多地关注本地的工商业发展,农田水利基础设施建设被严重边缘化。
    二、农业经营状况分析
    (一)种植传统农作物的收入有限
    关中地区作为全国重要的商品粮基地,尽管粮食平均产量较高,但受制于消费需求缺乏弹性和国家对居民消费保护价格的影响,粮油价格上涨具有天花板效应。同时,由于近些年来农作物生产成本的不断上升,农民依靠种植传统农作物增收的空间非常有限。调查显示,1334家农户对种植传统农作物的收入情况作了回答,其中,非常不满意的占到11.9%,不满意的所占比例最大,达到42%,一般的占到35.7%,满意的仅占到受访者的9.8%,非常满意的仅占到0.6%。
    (二)尝试种植高效经济作物的意愿较强
    从调查结果看,53.2%的农户愿意尝试种植高效经济作物,还有17.4%的农户非常愿意,不愿意的农户仅占到受访者人数的6.0%。由于高效经济作物的收益较高,加之示范引导和政府扶持,因而,有29.8%的农户愿意尝试,16.5%的农户表示只要政府扶持就愿意尝试。免费技术培训和种销对接,对促进农民种植高效经济作物或采用新技术影响较大,分别占到26.1%和23.9%,税收减免和低息贷款促进作用相对较弱,分别占到16.2%和17.1%。从农户不愿意尝试种植的原因看,主要是不懂技术、销售前景难以预料以及投资跟不上,三个原因分别占约三分之一。经济作物种植有很强的市场性、技术性和投资约束,如礼泉县的苹果规模种植,经济效益好,是农村经济结构调整和农民增收的好途径。因此,县乡(镇)政府应积极引导农民开辟新市场、学习新技术、培育新品种,创关中经济作物系列优质品牌,富甲一方百姓。
    (三)农户耕地转租意愿不强烈
    关中留守农民年龄偏大,恋土情结较重,耕地转租意愿不强。从农户的转租意愿调查看,各种意愿相差不大,非常愿意和愿意的农户占45.1%,但有32.2%的农户不愿意转租,22.7%的农户意愿不明显,即半数以上农户缺乏转租意愿。从农户不愿意转租耕地的原因排序看,租金太低不合算者占26%,在外打工不保险而把耕地作为最终保障手段而不愿意转租者占16.6%,因为年龄较大而愿意在家种地者占16.1%,因种地有政府补助而不愿意转让者占13.8%,持观望态度者占13.3%。当然,农民耕地流转受多种因素影响,价格因素影响最为直接,调查地每亩耕地年租金大多不足千元,农民存在着耕地“惜租”心里。同时,县域二三产业不发达,农民就地转移就业的机会少,以及农业合作组织和农业龙头企业少等,影响着耕地的有效流转。从发展趋势看,耕地规模经营集约经营是一个基本方向。
    (四)农业协会亟待培育
    农业协会是农民开展效率农业的群众性自律组织,有助于技术、市场和信息的联盟性共享,如富平县的富郁香甜瓜协会、蒲城县的红提葡萄协会、眉县的猕猴桃协会,都对当地农业专业化、产业化发展起到了示范聚合作用。从农业协会等民间组织设立情况看,77.2%的农村没有设立,仅有22.8%的农村设立。对农业协会服务非常满意的占17.4%,满意的占17%,一般的占44.5%,不满意的占21.1%。可见,关中农村地区的农业协会较少,服务质量不高,示范引导及聚合作用不强,农业的组织化、市场化程度不高,从而妨碍了现代农业的发展。
    (五)支持土地规模经营
    随着工业化信息化对农村的辐射,规模效益型农业的理念正在农民心中开花结果,传统的一家一户经营方式受到挑战。调查表明,28.6%的农户认为联户合作社经营可以提高土地收益,23.9%的农户认为公司+农户能够提高收益,23.1%的农户认为由专业大户经营效率更高, 12.1%的农户认为家庭农场较好,认为公司经营效率更好的农户占到6.3%,只有4.1%的农户想维持家庭经营现状。总体看,七成农户赞成土地规模经营方式。
    (六)期盼先进的农业经营方式
    欧盟地区把45岁以上农民称为老年农民,由此看来,关中留守农民年龄普遍较大,未来谁来种地和怎样种地广受关注。我们在蒲城山怀村调查时,有一个60多岁的农村妇女承包了20多亩耕地,平时耕种非常辛苦。调查表明,26.5%的农户认为以后应采取机械化耕作,14%的认为应由专业大户耕种,13%的认为应采取公司化经营,12.9%的认为应采用“公司+农户”方式经营,10.7%的认为需要通过提高收入水平吸引年轻人科学种田,仅有7.6%的认为维持现状,而4.1%的农户则悲观地认为种地没有前途。总体看,留守农民对农业体制机制创新和发展现代农业充满期待。
    (七)关注平坟增地行为
    耕地是稀缺的宝贵资源,农民历来惜土如金。目前,农村耕地被人为浪费的形式主要有自发建房、埋坟和抛荒。对此,我们针对2012年河南周口农村平坟迁公墓行为在关中农村能否行得通时,37.1%的农户认为可行,有助于解决故人与活人争地的矛盾;38.5%的农户认为行不通,传统习俗难以改变;而15.7%的农户喜欢随大流,8.7%的农户说不清。关中是周礼文化的发祥地,自古到今有黄土厚葬先人的遗风,可谓良田处处立坟茔,既占地,又不利于机械耕作与灌溉,与现代文明格格不入。因此,宣传教育农民移风易俗,推广火葬,建设农村公墓,也是新农村建设的重要内容。
    三 结论与建议
    资源积聚是现代经济社会均衡发展的基本条件。农村的人力、物力、财力、土地等资源不断地向城镇集中,加速了我省城镇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同时,也客观上扩大了农村地区的人均资源占有量,为农村转型发展提供了契机。
    第一,农村公共设施和公共服务的匮乏与土地家庭经营和村民居住散乱直接相关。农村公共设施和公共服务的投入性质属于公共投入,除村集体和地方政府为主体的投入外,也包括一部分社会投入,如企业或个人的捐赠。我省要建设现代农村,必然要走资源积聚之路,在推动土地规模经营和农业产业化的同时,加快农村新型社区建设步伐,从农村资源集聚中释放自主性公共投资的强大内动力。
    第二,把乡村公共设施和公共服务的建设与新型社区的规划建设相结合,实现农民居住方式现代化。村庄治理包括新社区规划、旧村改造、宅基地还田再利用和公共投入等内容。通过村镇社区规划和宅基地确权与有效流转,适度迁并“空心村”,加大对规划社区的公共投入力度,引导农村人口适度集中和居住集中,建设有地域特色和民俗特色的新型田园山水式村镇聚落,实现农民居住生活现代化与节约耕地并举。
    第三,把农田水利基础设施建设和土地规模经营及农业产业化经营相结合,实现农业现代化。目前,创新农业经营体制机制和发展效益型农业的机会窗口已经开启,以土地确权和享受土地流转收益为核心实现土地规模经营是前提,鼓励家庭农场、合作社、龙头企业、联户等多种经营方式开发现代农业,业主开展小型农田水利基础设施建设就有了动力机制,政府主要从事大型农田水利基础设施的规划和建设。通过农业经营体制机制创新和农田水利基础设施建设,以确保关中地区的农业安全和粮食安全。
    第四,加快“三个推进”,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一是推进农村土地使用制度改革,尽早为农民颁发具有法律效力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和宅基地使用权证书;改革征地制度,提高农民在土地增值收益中的分配比例;允许农民以转包、出租、互换、转让、股份合作等形式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确保农民分享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收益。二是推进农民宅基地和住房交易,开展宅基地流转、抵押、转让试点,推动农民市民化、农民股民化,鼓励农民带地、带股、带房进城,让进城农民有创业和就业的机会,能安居乐业,实现安居梦、创业梦和市民梦“三大梦想”。三是推进农村金融服务体系建设,建立以合作金融为主、商业性金融为辅的新农村金融体制,发挥农村信用社为农服务的主力军作用,积极发展村镇银行、小额贷款公司,化解农民产业发展的投入“瓶颈”问题。
    第五,推进综合整治,创新村镇形象。学习浙江开展“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的经验,以交通条件、人口规模、经济流向和方便生产生活为原则,编制农村人口居住区调整规划,科学论证后逐步实施,提高群众生活水平和质量。健全和完善镇村职能,制定和实施镇村经济发展规划,把经济发展、财力提升和农民增收作为对镇村干部考核的重要指标。加快镇村合理调整,按照易于集中的原则开展新一轮镇村设置调整,按照公共设施引导、居住规模适度、有利生产生活、整建制撤并调整的原则整合行政村,进一步优化资源配置,建设新型社区,推进人居环境综合整治。完善乡镇机构设置,建立乡镇公共财政体系。在城镇规划设计上要注意突出特色,勇于创新,学习欧美(如法国马恩河谷新区)城镇化建设的成功经验,推进村镇治理工作上台阶、上水平,努力实现“新农村、新社区、新城镇”城乡一体化的美丽愿景。
 
            
             陕西省人民政府研究室课题组
             课题组组长:屈志勇  宋元梁
             课题组成员:杨大伟  曲霞  国亮  程新峰
                         李晓霞  原玲  王谱  胡光旗

             执  笔  人:屈志勇  宋元梁

0
】【打印】【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