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陕西省人民政府研究室网站
今天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2019年·第六期《高度关注和应对近年中国区域经济发展呈现的两个“逆转”现象》
来源:省政府研究室  日期:2020/3/16 16:44:23  作者:冯根福

   一、中国区域经济发展中重新呈现两个“逆转”现象

   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国实施的区域经济经济发展战略先后经历了“区域经济均衡发展战略(1949-1978年)”、“区域经济非均衡发展战略(1979-1999年)、“区域经济共进发展战略(2000-2015年)”、“区域经济协调发展战略(2016年至今)”的转变,区域经济发展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巨大成就。

   然而,中国区域经济发展近年再次呈现的两个“逆转”现象应该引起学界、业界和政府有关部门的高度关注。

   一个再次呈现的“逆转”现象是:前些年一度呈现的东西部地区经济发展差距“收敛”趋势发生逆转,再次呈现出“发散”趋势。这就是说,东西部地区经济发展的差距再次呈现出扩大的趋势。从2003年到2014年,东西部地区经济发展差距逐步缩小,2014年,东部地区GDP占全国的比重已降到51.16%,西部地区GDP占全国的比重已经上升到20.18%。然而从2015年开始,东部地区GDP占全国的比重又开始逐步上升,到2018年,东部地区GDP占全国的比重已达53.35%,而西部地区GDP占全国的比重又开始逐步下降,到2018年,西部地区GDP占全国的比重为19.87%。今年是西部大开发战略实施20周年。1999年,东西部地区GDP的绝对差距是3万亿元,2019年,东西部地区GDP的绝对差距高达29万亿元。

   另一个再次呈现的“逆转”的现象是:前些年呈现的南北地区经济发展差距“收敛”趋势发生逆转,再次呈现“发散”趋势。这就是说,南北地区经济发展的差距再次呈现扩大趋势。从2003年到2012年,南北地区经济发展开始出现“收敛”,发展差距基本企稳。然而,从2013年开始,南北地区经济发展差距再次呈现扩大趋势。2013年,南方地区GDP占全国的比重已降到58%,然而到了2018年,南方地区GDP占全国的比重又开始回升到62%;而北方地区2013年占全国的比重已经上升到42%,然而到了2018年,北方地区GDP占全国的比重又下降到38%。

   二、中国区域经济发展中两个“逆转”现象形成的理论反思

   习近平指出:“努力缩小城乡区域发展差距,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一项重要任务。”很显然,中国近年区域经济发展中出现的两个“逆转”现象,与习近平和中央提出的上述要求是明显相悖的。

   关于中国区域经济发展中会再次呈现两个“逆转”现象的原因,人们可以从不同的角度进行分析和解答。众所周知,理论影响人的思想,思想决定人的行动。笔者认为,如果从理论反思的视角看,可能与我们过去在区域经济发展理论选择和区域经济发展政策制定方面在一定程度上机械地学习和照搬西方的“区域经济发展趋同理论”和“雁阵产业转移理论”有关。

   区域经济发展趋同理论是西方经济学家提出的一种区域经济发展理论。该理论认为,由于资本报酬递减规律的作用,当发达地区出现报酬递减时,资本就会流向还未出现报酬递减的欠发达地区,其结果是发达地区的经济增长速度减慢,而欠发达地区的经济增长速度加快,结果最终导致两类地区经济发达程度趋同。“雁阵产业转移理论” 是日本等学者提出来的,该理论认为,亚洲各国通过产业转移,可以形成有梯度的产业分级,进而形成各自的比较优势。

   西方的区域经济发展趋同理论和“雁阵产业转移理论”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我国的区域发展理论选择和产业转移政策制定。如2009年,我国著名学者蔡昉等连续撰文,论述了“在金融危机背景下以及大国假设下, 延伸了雁阵模型的解释和预测范围 ,提出通过实现产业在东中西部三类地区的重新布局 , 即沿海地区的产业升级、转移与中西部地区的产业承接 ,可以在中西部地区回归劳动力丰富比较优势的同时,保持劳动密集型产业在中国的延续(蔡昉等,2010)”。再如2010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入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的若干意见》中就提出:“制定相关政策,安排产业转移引导资金,引导东中部地区企业向西部地区有序转移。严把环境保护关,防止落后产能向西部地区转移。要把承接产业转移与调整自身产业结构、建立现代产业体系结合起来,形成合理的东中西部地区产业分布格局。开展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建设,鼓励东部地区与西部地区共建产业园区。”     

   笔者认为,一般而言,西方的区域经济发展趋同理论和“雁阵产业转移理论”,在国与国之间尤其是在发达国家和欠发达国家之间是成立的,但是在一个大国内部的地区之间则是不成立的。这主要是因为在国与国之间尤其是在发达国家和欠发达国家之间,劳动力是不能自由流动的,所以欠发达国家往往拥有廉价劳动力的比较优势,这也是发达国家产业向欠发达国家转移的主要缘由。然而,在一个大国内部,由于劳动力在地区之间可以自由流动,落后地区并不具有明显的廉价劳动力优势,因而我国东中西部地区之间产业很难发生有序转移(冯根福等,2010)。我国改革开放40年来的实践证明,在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内部,区域之间的经济发展不会自动趋同,区域之间的产业转移也不会自动有序进行。

   三、扭转中国区域经济发展两个“逆转”现象的基本思路与对策

   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从2020年到2035年,基本实现“城乡区域发展差距和居民生活水平差距显著缩小”。为了实现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上述目标和要求,必须采取有力措施,迅速扭转中国区域经济发展中近年重新呈现的两个“逆转”现象。具体思路和对策是:

   一是首先要在理论上深刻反思西方区域经济发展趋同理论和“雁阵产业转移理论”的运用条件,避免机械学习和照搬西方区域经济发展趋同理论和“雁阵产业转移理论”。一定要结合中国的区域经济发展实际,认真学习和实施习近平在十九大提出的“区域协调发展战略”,逐步缩小城乡区域之间的发展差距。

   二是国家要制定并运用运用多种经济政策支持西部地区和北方地区经济发展。在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内部,由于生产要素在区域之间可以自由流动,区域之间的经济发展不但不会自动趋同,产业转移不但不会自动有序进行,反而往往会形成“强者恒强、弱者恒弱”的区域发展“马太效应”。所以,为了缩小我国东西部之间、南北方之间的区域经济发展差距,国家必须制定并运用运用多种经济政策大力支持西部地区和北方地区经济发展,否则我国区域之间的经济发展差距可能会越来越大。

   三是国家要因地制宜制定差异化的工业发展和环境保护政策。目前西部和北方某些地区的工业化和经济发展水平还不高,当前的首要任务是要发展经济和提高工业化水平。对于必须实行生态保护的西部和北方相关地区,国家一定要认真落实好生态保护补偿政策。

   四是西部和北方一些地区必须聚集有限资源集中建设经济增长新高地,实现中心城市“开花”,带动周围经济发展。西部和北方一些地区的特点是人口分散、资源有限,经济发展“滞后劣势”效应明显,因此在未来的区域经济发展中必须集有限资源集中建设中心城市,并通过中心城市辐射和带动周围地区经济发展。

】【打印】【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