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陕西省人民政府研究室网站
今天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2020年·第三期《渭南市生态保护和治理路径》
来源:省政府研究室  日期:2020/7/30 10:08:45  作者:王晓军

   为了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生态保护的系列指示和要求,切实搞好我市的生态保护和治理工作,由市委常委、市政府常务副市长王晓军带队,就我市生态保护现状和问题进行了调研分析,探索了流域生态保护治理的对策建议,以便为推动我市绿色发展、高质量发展提供参考。

   一、近年来生态治理力度持续加大,生态环境持续向好

   (一)实施碧水保卫战,通过推进15项重点工作、强化5项保障措施,水生态治理有较大改观。饮用水水源地保护力度加大,全市饮用水源地共1196个,其中县级以上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15个(包括地市级水源地4个,县级水源地11个),县级以下万人千吨水源地57个。15个县级以上水源地划定了保护区,水质达标率为100%。持续开展地表水污染治理,2018年黄河风陵渡大桥断面水质为Ⅱ类,2019年水质为Ⅲ类,水质为优良;渭河沙王渡、渭富桥、树园、拾村、三河口上延工程处、潼关吊桥6个断面,2018年与2019年水质均为Ⅲ类,与2017年同比,水质由轻度污染转变为良;北洛河张家船、三眼桥、晋城桥、龙泉渡口、王谦村5个断面,基本为Ⅲ类、Ⅳ类水质,2018年和2019年均为轻度污染。下势治理水污染源排放,在控制生活污染源方面,全市共建成城镇污水处理厂15座,总规模为42.3万吨/日,城市污水处理率达到96%,县城污水处理率达到91%;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泥无害化处理率达到80%以上;全市建成区排水管道密度达到6.91公里/平方公里,污水管网覆盖率达到90%以上。2018年全市生活源化学需氧量排放量为20956吨,氨氮排放量为2651吨。在控制工业污染源方面,全市工业废水排放企业666家,均建立了污染治理设施,化学需氧量年排放量约1871吨,氨氮年排放量约220吨,总磷年排放量约28吨,90%以上工业污染物来源于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酒水饮料制造业和农副食品加工业三类行业。在控制农业污染源方面,目前全市规模以上养殖场1380个,其中具有粪污贮存、处理设施的1330个,设施配套率96.38%,畜禽粪污综合利用率82.29%。

   (二)实施蓝天保卫战,通过优化6项政策、打好7场硬仗、强化8项保障措施,大气环境质量明显好转。2018年我市中心城区空气质量综合指数6.44,同比下降11.3%,达标天数178天(其中优19天,良159天),同比增加13天,优良率52.2%,同比上升13%;重污染天数19天,同比减少12天,六项污染物浓度全部改善。

   (三)实施净土保卫战,通过推进化肥、农药减量化行动,土壤环境不断改善。2017年和2018年全市化肥使用量分别为94.3万吨和90.6万吨;2017年、2018年农药使用量分别为3884.0吨、2847.7吨,呈逐年递减趋势;2018年农膜使用量14043.9吨,农膜回收率为94.3%。关闭影响土壤污染的企业41家。

   (四)实施生态红线划定和自然保护区行动,自然生态环境得到有效保护和恢复。全市生态保护红线划定面积(不含韩城)为1919.61平方公里,占全市国土面积的16.78%,其中,秦岭北麓渭南段1289.4平方公里。设立自然保护区和国家湿地公园(试点)11处,面积达84万亩,其中建成黄河湿地自然保护区和大鲵野生动物保护区2个省级自然保护区。持续开展植树造林行动,全市森林总面积达359.2万亩,森林覆盖率25.5%。大力推进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全市野生植物有149科150属350种,陆生动物中兽类37种,鸟类155种。其中黄河湿地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黑鹳、白鹳、大鸨、金雕等6种,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灰鹤、大天鹅、鸳鸯、雀鹰等15种,陕西省重点保护鸟类苍鹭、大白鹭、绿头鸭等12种,《中日候鸟保护协定》保护鸟类65种。

   二、生态保护和治理依然存在不少问题,必须正确面对

   1.以饮用水源地、地表水、污水治理为重点的水生态依然存在安全风险问题在饮用水源地保护方面,57个万人千吨水源地中,7个未划定保护区,一些水源地水质不达标;乡镇农村水源地1000余个,80%以上水源地未划定保护区,未采取水源保护措施,饮水安全难以保障。在地表水治理方面,黄河、渭河干流水质良好,但一些支流超标仍然严重。我市沋河和北洛河国考断面由于枯水期生态流量严重不足导致断面不能稳定达标,市控21个断面中,仍有5个断面频繁出现超标。在水污染治理方面,生活污染源是水污染的主要来源,全市生活源化学需氧量年排放量2万余吨,是工业化学需氧量年排放量的10倍。城市雨污不分流,管网“错搭乱接”,存在生活污水直排现象,加之部分县市污水处理能力不足、运行不稳定、提标改造工作滞后等问题突出,均对地表水造成严重影响。且农村生活污水问题突出,我市801个行政村,目前建有生活污水处理设施146个,仅占18%,部分污水未经处理直排河流,对河流水质产生一定影响。

   2.受经济结构、扬尘、燃煤、车辆等四大因素影响,大气污染状况依然比较严重。2018年秋冬季大气颗粒物源解析结果表明,我市秋冬季主要污染源占比依次为燃煤源(27.3%)、二次源(27.0%)、工业源(14.2%)、扬尘源(13.1%)、机动车源(12.2%)、生物质燃烧源(5.0%)。

   一是由于我市短期内难以扭转以能源重化工、有色冶金为主的工业结构和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渭化“厂在城中”,重化工企业四面围城,形成结构性布局污染。据统计,工业源共计979家工业企业,252台工业锅炉,年排放SO2约8433吨,NOx 12597吨,CO 91226吨,VOC 13120吨,NH3 3740吨,TSP20448吨,PM1012390吨,PM2.58938吨。

   二是裸露土地范围广、国控站点周边道路积尘负荷均值超过中心城区50%、工地扬尘单位排放强度约为西安的2倍等因素影响,2018年我市PM10浓度在关中城市中最高,2019年PM10浓度持续升高,扬尘污染依旧严重。据统计,扬尘源涉及407个施工项目、5067 km重要道路、677个堆场厂点、508561万平方米裸地,年排放TSP126839吨,PM1031601吨,PM2.57934吨;

   三是燃煤和生物质燃烧排放较多、南塬砖厂违法生产,以及居民散煤取暖、焚烧树叶、垃圾等燃烧源排放及二次转化等因素,是导致PM2.5浓度上升的主要因素。二氧化硫(SO2)和一氧化碳(CO)屡现高值和峰值。据统计,仅生活源就涉及11390家餐饮企业,年排放VOC 117吨,PM10168吨,PM2.5134吨。农业源包括 1148.57万头(只)畜禽养殖和59.38万吨农业氮肥施用,年排放NH3 74747吨。

   四是载货汽车中以柴油车为主的高排放车保有量约占75%;垃圾车、清扫车、洒水车等环卫车辆中柴油车约占62%;连霍高速从城区南部穿过,大量过境重型载货车辆尾气排放,对空气质量影响严重。据统计,移动源共有52.33万辆机动车、12.6万辆(台)农业机械、4.1万辆农用运输车,年排放SO2约100吨,NOx 13542吨,CO 37178吨,VOC 8486吨,NH3 130吨,PM10880吨,PM2.5811吨。

   因此,2018年PM10和PM2.5已经达到考核要求,但达标天数与考核目标相差77天,PM10和NO2浓度依然居高不下,均在全省倒数第二,仍将是制约我市空气质量加快改善的主要短板指标。2019年截至11月底,渭南城区空气质量有效监测天数315天,达标天数191天(其中优32天,良159天),同比减少22天,优良天数占60.6%,同比减少7.2%。超标天数124天,占比39.4%,其中轻度污染88天,中度污染14天,重度污染19天,严重污染3天;综合指数5.56,同比下降2.8%。

   3.以农村面源、尾矿库、有色金属采选冶炼等为主体的土壤污染,还未得到彻底根治。农业面源污染控制难度大,因施肥施药技术、农药农膜废弃物回收未全面普及,农业面源污染问题依然严重。由于尾矿库、有色金属采选冶炼等历史遗留原因,部分区域农用地受到重金属和持续性有机物污染。《土壤污染防治法》颁布实施前,在疑似污染地块上建设居民、学校等敏感项目未进行调查评估,存在环境风险。

   4.自然生态保护和恢复治理的难度依然很大,任务依然艰巨。秦岭北麓和乔山南麓由于乱采乱挖,造成植被破坏,水土流失,恢复治理难度大。存在侵占湿地问题,生态用地面积减少。自然保护区内存在生产生活活动,野生动植物资源受到影响。

   三、对全市生态环境保护和治理工作的对策和建议

   第一,分区施策,形成差异化空间管理格局

   秦岭区域的二华潼(即华阴市、华州区、潼关县)和临渭区重点做好秦岭生态环境保护工作。二华潼要重点抓好秦岭北麓矿山生态修复治理工程,包括地质灾害治理、土地复垦、生态修复等工程项目建设;严格执行秦岭生态保护条例,严守秦岭生态保护红线,市级和四个县区政府分别要抓紧制定秦岭生态环境保护规划和实施方案并付诸实施;潼关县同时要做好重金属污染治理工作。抓好渭河南山支流的小流域综合整治工作,主要包括河道疏浚清淤、堤岸防护和绿化、入河排污口封堵整治、堤顶道路建设、河道“清四乱”等工程建设。

   渭北的富平、蒲城两县重点抓好乔山南麓矿山环境生态治理修复工程,以地质灾害防治、地形地貌景观恢复、土地资源修复和矿山公园建设等措施进行工程治理。

   北洛河流域台塬地带的白水县、澄城县重点做好水土保持和植树造林工作。重点抓好台塬塬面和沟系的植树造林,要因地制宜、因水设林,种植生态和经济兼用林木,加快塬区、侵蚀沟水土流失治理;平原地带的蒲城、大荔要重点抓好北洛河入河排污口的综合整治、河道两岸退耕还林还湿、镇村生活污水的治理等,涵养水源,改善河流水质,逐步恢复河流生态功能。蒲城县、大荔县、临渭区、卤阳湖要重点抓好区域排碱渠的综合整治以及盐碱地的综合整治工作,有效改善区域水生态环境和土壤生态环境。富平县要积极申请中省补助资金,继续抓好石川河流域综合治理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项目,加快石川河流域的生态整治。

   第二,“再造”水资源,为经济发展提供“血液”

   以实施《陕西省黄河流域水污染物排放标准》为契机,加快全市污水处理厂提标改造工程,使其水质主要指标达到地表水四类要求,可作为再生水进行再利用。渭南作为缺水型城市,急需加快推进海绵城市建设工作,收集雨水,涵养地下水源,减少污水排放,不断提高非常规水的再生利用率。全面开展节水行动,农业是最大的用水大户,必须大力发展农业和农田灌溉设施改造,利用大数据、云计算手段提高水资源利用率、减少水资源浪费;强力推动节水型城市和节水型社会创建工作,继续推行节水型企业、节水型单位、节水型小区的创建工作,提高工业水循环利用率,增强全民节水意识,为经济发展发展腾出水资源。

   第三,修复山河,为可持续发展提供生态安全屏障

   加大秦岭、乔山、渭北台源等区域的生态恢复与治理,加大植树造林工作力度,尤其是对荒山荒坡及河道沿岸进行绿化造林,通过人工栽植、低质林改造、森林抚育及补植补造等措施,不断提高绿化面积;黄河、渭河、北洛河三条重要河道沿岸,要因地制宜,实施退耕还林、退耕还湿,通过自然恢复及人工修复等措施,有效提升水生态功能,同时,要发挥“河湖长制”作用,按照“一河一策”方案,积极实施每条河流的综合整治。因地制宜建设淤地坝项目,进一步做好水土保持,防止土地沙化、荒漠化和湿地退化,保持生态系统的持续稳定。

   第四,补齐短板,加快治污设施建设步伐

   加大工业企业、城镇污水处理、集中供热供气、垃圾处置、固体废弃物综合利用等环保设施建设力度,最大限度地减少污染物排放。合阳县、白水县、蒲城县、潼关县、高新区要加快县城生活污水处理厂的扩容工程建设任务;全市13个县区均要按照《陕西省黄河流域水污染物排放标准》要求,对现有的污水处理厂进行提标改造;所有工业企业要对现有污水治理设施进行提标改造,按照新标准,实施达标排放。加快推进农村人居环境综合整治工作,以农村生活污水收集处理和垃圾收集处理设施工程建设为主,按照治理与管控相结合的原则,因地制宜,分类施策,有效解决农村生活污水和垃圾排放污染问题;实行城乡污染治理互联互通,补齐农村环境基础设施短板。

   第五,转型升级,有效改善大气环境质量

   严格落实《渭南市高耗能高排放行业退出工作方案》,2020年底前完成陕西渭河煤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搬迁,逾期予以停产;积极实施“退城入园”,推进各类园区循环化改造、规范发展和提质增效;建设集中喷涂工程中心,配备高效治污设施,替代企业独立喷涂工序;支持培育具有竞争力的大型节能环保龙头企业,促进大气治理重点技术装备等产业化发展和推广应用。

   加快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升级,推进禁燃区建设,严格烟花爆竹燃放管理,严控新增燃煤项目,实现煤炭消费量负增长;持续推进清洁供暖,新增供暖全部使用天然气、电、可再生能源(包括地热能、生物质能、太阳能、工业余热等)供暖;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加快储气设施建设步伐;健全节能标准体系,大力开发、推广节能高效技术和产品,重点推动有改造价值的城镇居住建筑节能改造。

   推进重点行业污染治理升级改造,二氧化硫、氮氧化物、颗粒物、挥发性有机物(VOCs)全面执行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实施钢铁等行业超低排放改造。开展工业炉窑专项治理,鼓励工业炉窑使用电、天然气等清洁能源或由周边热电厂供热。控制建筑工地、裸地和道路扬尘污染,加强对城乡结合部、城中村、背街小巷等重点部位的治理。

   大力发展多式联运,配合推动铁路货运重点项目建设,大幅提高铁路运输比例;常态化实施过境大货车远端绕行。

   第六,强化措施,保障各项工作落实到位

   加强组织领导,夯实工作责任。各级各部门要高度重视黄河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工作,严格落实环境保护“党政同责”“一岗双责”制度,把生态环境保护和高质量发展与经济社会发展同规划、同部署、同落实。各县(市、区)党委、政府对本辖区环境质量负总责,要认真履行生态环境保护属地管理责任。各相关部门要落实监管职责,依法履责,形成推动工作的强大合力。

   抓好顶层设计,强化规划引领。加强顶层设计,坚持规划引领,对一些重大问题,在规划纲要编制过程中要深入研究、科学论证。推进“多规合一”,明确生态空间布局、生态功能定位和生态保护目标,提高各类生态资源的配置效率,提高政府生态空间管控水平和生态环境治理能力。严格落实“三线一单”,推进生态环境保护精细化管理、强化国土空间环境管控、推进区域绿色高质量发展。

   健全考核制度,加大问责力度。各级党委、政府要把环境质量改善情况、环保责任目标完成情况、公众对区域的环境评价情况等作为各级党政领导班子、领导干部实绩考核的重要内容和干部选拔任用、奖惩的重要依据,强化考核结果运用,形成推进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和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导向约束。要把责任追究贯穿于决策、执行、监管等各个环节,严格按照《党政领导干部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办法》,严肃追责问责。

   加大投入力度,提高治理水平。建立政府、企业、社会多元化的环保投资机制。各级政府每年要拿出一定比例的资金用于污染治理和生态建设,要以提高环境监管能力为重点,强化监测、监控等现代化执法装备的配备运用,提高环境执法效能和威慑力。按照“谁污染、谁治理”的原则,各企业要做好自身污染防治设施的建设和污染问题治理。要完善财政转移支付政策,加大生态保护补偿力度,促进区域高质量发展。

】【打印】【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