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 简体 | 登录 | 注册
字号: 打印
分享:

硬科技改变世界

当前位置: 首页 > 智库建设

硬科技改变世界

时间: 2022-11-30 16:11

工业革命以来,世界经济发展在时间上呈现周期性波动的特征,每一轮周期波动持续时间约为60年,在这60年内经济会经历“复苏-繁荣-衰退-萧条”阶段,这就是康波周期。以金融危机为例,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全球遭遇金融危机,一个重要的原因就在于每60年一次的科技革命已经进入到技术红利扩散的末期。如今的宏观经济形势,也与全球正处在以集成电路为代表的信息技术革命的衰退期有很大关系。

经济史和相关研究已然表明:当科技发展受到限制,生产率提升十分缓慢,经济发展就会面临停滞,甚至下滑和衰退。换句话说,工业革命诞生后,伴随科技创新的发展,金融和资本找到了更具有增值空间的方向,在资本的助力下,经济实现了高速增长。但“创新S曲线”遇到瓶颈后,经济情况随之发生了变化,出现停滞和下行,这样的大的科技革命周期都是60年左右。无论是蒸汽革命、电气革命或是集成电路引发的信息化革命基本都符合这个规律。在当前全球经济面临衰退的情况下,亟需包括光子技术、人工智能、生命科学以及新能源等的新一轮科技革命带动全球走出困境,实现新的增长。

经济危机很大程度上是由资本膨胀或盲目追求增值所导致。每一次科技革命的初期皆是资本和科技紧密的融合。当资本流向科技的时候,经济在一段时期内会经历高速增长;当科技革命走到后期,由于产能过剩,如果资本继续投向产能过剩的企业,资本回报率会大幅度下降,而这时资本会从产能过剩的企业流向回报高的地方。如最近几年,热钱从国内的钢铁行业、水泥行业撤出,流向了房地产、虚拟经济等,但过度的结果就是泡沫。要解决金融危机和产能过剩的问题,核心突破口就是要引导金融和资本投向硬科技,尤其是投向能够引领未来新一轮科技革命的技术。回顾四次科技革命的发展,总结下来就是沿着“机、电、光、算”的路线发展。200年前开启了机械化革命,120年前开启电气化革命,60年前集成电路推动了信息化革命,未来将会是“光+人工智能+新能源+生命科学”的革命。

美国是一个资本主导的国家,资本家的话语权非常重。美国现在醒悟了,刚刚推出了《芯片与科学法案》,2800多亿美元的投入,520多亿美元投给芯片和半导体,剩下1000多亿美元要投向量子、光子等很多领域的前沿科技。

我国现在面临着几大挑战,如GDP逐年放缓,三驾马车的拉动力变得较弱。当前,我们正处在迈克尔•波特所说的国家发展的四个阶段中的第三个阶段,即创新驱动阶段。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把创新驱动发展放在经济发展的主方向上,从投资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型,就是从过去的人口红利向创新红利转型,从过去几亿人的体力生产向脑力生产转型。这个转型难度艰巨,是我国目前面临的巨大挑战之一。同时,另一个挑战集中在底层的硬科技领域。过去四十年我国发展成为全球制造大国,确切的说应该是全球组装大国,而非制造强国。例如,中国的核心芯片、核心材料,核心仪器,核心设备,包括EDA软件、操作系统等绝大多依赖进口,所以不能沾沾自喜。这些都来自于对2008年金融危机的思考,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要发展硬科技的原因。

有挑战,当然也有机遇。未来30年,我国经济发展将会出现三大转折点:第一是科技革命的转折点。当前,我国正处在每60年一遇的科技革命的转折点。第二是发展方式的转折点。从人口红利向创新红利的转折,从技工的红利走向工程师的红利,从模式创新走向科技创新,驱动力也指向了硬科技。第三是全球大国崛起的转折点。从历史大国兴衰来看,一个大国的兴衰周期约为100年。美国在二战之后成为世界第一大国,在经历了高速增长后,出于种种原因,如今也开始走下坡路。1840年以来,我国经过近200年的努力奋斗,稳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回到了世界舞台的中心。未来30年,中美两国将在经济、科技、军事、文化等领域面临全面竞争,这个竞争将非常激烈,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要做好硬科技的关键。而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将为我国转变发展方式带来新的历史机遇。我们坚信,硬科技将是中国在全球并跑和领跑的关键核心科技,也必将成为全球竞争的焦点。

硬科技除了技术硬,还是一种精神追求。硬科技的发展周期特别长,有没有耐心去坐冷板凳,把一个个材料、芯片踏踏实实做出来,需要的是“十年磨一剑”的精神。同时,还要有一种志气,就是企业要力争在自身领域成为世界单项冠军,而不是盲目追求规模。只有做到单项冠军,才有真正的竞争力,企业才能活得更久,活得更好。足够多、足够强的领域内的“冠军企业”,也是国家核心竞争力的重要体现。

当前,硬科技的八大领域包括人工智能、生物技术、信息技术、航空航天、光电芯片、新材料、新能源、智能制造。2019年国家指出,要坚守科创板定位,支持和鼓励硬科技企业上市。硬科技的八大领域和科创板鼓励的七个方向是高度吻合的,科创板将肩负引领经济向创新驱动发展的历史使命

发展硬科技,金融是血液,硬科技是骨骼,实体经济是肌肉,虚拟经济是脂肪。如果血液都流向了脂肪,那么就会长成一个大胖子,很容易被别人打倒。必须要引导金融的血液流向骨骼和肌肉,这也是国家出台科创板,筹建北交所,引导金融血液流向“专精特新”,流向实体经济的深刻意义。

为了更好地理解硬科技,可以将中国的经济比作一棵大树,硬科技就是经济这颗大树的根。目前,我国GDP总量已经达到114万亿元人民币,经济的可持续、高质量发展需要强大的科技力量做支撑,要让经济这棵“大树”茁壮成长,就必须让硬科技这个“根”根深蒂固。正如要是我们没有自己的核心芯片、核心仪器设备、核心材料,就容易被别人卡脖子,经济也就不可能有稳固的根基。这就是当前为什么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服务业等等产业遇到了发展瓶颈,硬科技和制造业变得如此重要的核心原因,其本质都在于硬科技的“根”不够深。

制造业是整个经济发展的基石,中国经济要想发展得更好,一定要把硬科技和制造业做好。中国不应只有农业18亿亩红线,我们建议在制造业领域设置25%的制造业红线。美国和英国在工业革命初期,制造业比重达到了20%30%,近些年制造业空心化,比重已经降到了10%。反观德国,由于保持了20%左右的制造业比重,在欧洲金融危机过程中总体表现良好。由此可见,微笑曲线误导了很多企业家和社会大众。美国现在发现自己造不了芯片,还得找台积电,就是因为微笑曲线解释了中低端制造的现象,导致大家都不愿意干制造业,都喜欢干回报高的。美国现在要求制造业回流,这非常难,因为发展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

另一个现象同样需要引起关注,世界500强中,净利润持续高增的公司不是谷歌,不是苹果,也不是英特尔,而是制造业公司,一个芯片代工企业——台积电。当时美国的资本市场认为重资产不值得投资,要求美国的芯片公司、上市公司全部把重资产剥离,这才有了台积电的起家。30年过去了,台积电的净利润一直在增长,2020年、2021年台积电净利润分别37%45%,净利润率远超其他企业。台积电之赚钱就在于核心技术,台积电卖的不只是芯片这个产品,更是知识,有大量的隐性知识在芯片里。

过去我们认为企业卖的是产品,未来我们应该卖的是知识+产品,微笑曲线只能解释中低端制造的规律,而制造业的彩虹曲线,即硬科技+高端制造=彩虹曲线,就是要呼吁大家加大对高端制造业的投入,我们最应该干的就是高端制造业,由此可见,我国高端制造崛起必然是未来大势。

(作者米磊,系中国科学院西安光机所研究员、西安市科技创新智库——硬科技智库负责人、中国“硬科技”理念提出者、中科创星创始合伙人、陕西光电子集成电路先导技术研究院执行院长)。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版权所有: 陕西省人民政府研究室 主办: 陕西省人民政府研究室

网站标识码: 6100000011 陕ICP备16007530号 陕公安备案号: 61010202000195

altaltalt alt